首页新闻事件Love & Study* 系列三
Love & Study* 系列三

Love & Study* 系列三

 

邓菁,资深咨询师。心理学学士学位。Palo Alto大学心理咨询硕士学位课程受训中。
CAPA中美精神分析联盟成员。获得国际催眠(IHNMA)认证。500小时以上咨询经验,并长期接受美国精神分析师及中国心理督导师的案例督导。500小时以上个人体验经历,并接受美国精神分析师的个人分析。

一年多的PAU紧张学习后,终有机会停下来梳理一下这段时间的经历,为接下来更加顺利的学习,也希望能为新加入的学弟学妹以及对PAU感兴趣的朋友们做些参考。

 

 

关于PAU


美国帕拉阿图大学(Palo Alto University)的前身是太平洋心理研究院(Pacific Graduate School of Psychology),成立于1975年。它是一所丰富多元、充满活力的学府。 PAU的研究生将接受符合国际标准的心理咨询师教育,为成为一名专业的咨询师或治疗师做准备。毕业后将获得美国正式认证的硕士学位,并符合申请美国执照专业临床咨询师的学位要求。远程课程有PAU教学经验丰富的老师进行全英文授课,搭载Zoom视频会议平台(http://zoom.us/),呈现实时互动远程教学。

 

邂逅PAU

 

与PAU的相遇是经由CAPA的一位同学,当时面临CAPA第二年毕业,在精神动力学理论方面的学习已经有两年的经历。但是总感觉在临床工作中好像还缺些什么。恰好看到Phil同学的微信里关于创伤与危机课老师的话:“这是教你如何拯救生命的课。记住你想成为怎样的人以及为什么进入这个领域。”还有“这门课有关生与死,只有那些准备好了为遭受创伤的来访者承担伦理义务的学生才能通过,这是我的个人责任。”忽然间我知道了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作为专业咨询师要接受的专业教育。
接下来,与当时负责中国地区工作的主任Martha的面试过程中,感觉更像是在交流,面对一位专业领域的前辈,谈出自己的困惑和追求。而Martha则是在认真地倾听,理解,并帮助我解答PAU学习会遇到哪些方面的困难,以及告诉我遇到任何问题都可以随时问她。就这样被她的专业、谦卑、真诚所触动,加入到了PAU大家庭。

 

焦虑而慌乱的第一年

 

第一学期的PAU学习是混乱而焦虑的。由于初次接触国外的教育,自己还是按照以前国内教育的模式,以为老师上课时会讲解教学大纲上面的东西。谁知一上课发现,原来同学们都已经提前看过材料了,而上课时多是在谈自己对材料的理解或提出的问题。由于自己只是看了一点点,无法加入到课堂的谈话中。而课后的作业根本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对课本的内容做出总结或反馈,而是要求将课本知识具体应用,甚至要求你提出质疑。这些陌生的要求常常让自己不知所措,所以作业一拖再拖,每一周交作业的最后期限都让我焦虑不已。
幸好有CAPA两年阅读成百张文献的经验,让自己能比较快的理解所学的内容,在国内同学的帮助下,一点一点走上了正轨。一路走来,如果没有这些志同道合的PAU小伙伴们,自己也许真的无法坚持到现在。第一年面对的最大挑战,是如何让自己能适应这种国际性的教学方式,如何能让自己在这里‘活’下来。

 

顺利进行的第二年

 

经过第一年的挑战后,第二年就好了很多。由于时间的原因,这学期自己选的都不是周末的课程,由于国内同学大都会选择在周末上课,所以这学期选修的两门课里,我都是班里唯一的一个中国学生。刚开始的心情是忐忑不安的,上课也高度紧张,生怕没听懂或错过些什么。然而,令我自己也特别惊讶的发现,这学期自己竟然可以比较自如的在课堂上发言,准时交上作业。回想起第一年交作业的焦虑,大多来自于不知道自己写的好不好,表达的对不对。这一年过了,发现PAU的老师从来不做判断,而是希望看到每一位学生自己的观点,独立思考的能力。教学方法有两人一组,认领一个理论做研究,两周后在课堂辩论,大家投票选出哪一组的研究最出色。还有现实而接地气的关于社交网络的使用对咨询师有何影响的讨论。最喜欢诊断课,老师会推荐与心理学有关的电影,每个人选择一部自己喜欢的电影,针对主人公的症状表现,做出诊断、鉴别诊断,并制定相应的咨询目标。

 

关于实习

 

今年自己已经进行到两年半的学习并已经开始实习了。PAU的实习及督导是与经过严格筛选的咨询机构合作的。我是在北京和睦家医院的心理咨询中心张薇主任的督导下开始实习的。和睦家是我的老东家,自己对它有着深厚的感情,而且自己对张主任的专业知识和人格魅力也钦慕已久。多年后再次以实习咨询师的身份回到这里,感受这里的多元文化,感受第一次用英文做咨询心怀忐忑时督导的鼓励与信任;感受到督导对案例清晰的把握,明确的边界,以及对我的专业身份的要求与期待,再次感受到PAU对学生们专业培训的全方位国际化要求。

 

心理学本土化

 

经常遇到有人问,像接受CAPA、PAU这样的美国教育是否会适合于国内的心理咨询。PAU咨询硕士学位课程-中国主任童慧琦老师,驻北京副主任张驰老师及北京大学心理咨询中心主任刘海骅老师,曾带我们一起走进北京交通大学心理学素质教育中心副主任张驰老师的心理课堂,与大一的学生们分享学习、成长之路。慧琦老师以她自身的大学经历,职业探索与转变,告诉我们,探索和建立职业身份认同的过程可能持续得比你所希望的长的多,要有耐心。所有的弯路都是为了别样的风景,并考验你激情的程度!


 

 

 

 

PAU北京学生走进大学学堂

 

 

 


 

 

 

 

PAU教务长Dr. Bill Froming与PAU北京学生

 

 

 

 

著名心理学家杨国枢先生说过:“发展心理学,乃至整个心理学中国化的途径是什么?用七个字来概括:摄取-选择-中国化。”在摄取阶段,我们应该掌握西方心理学各个理论流派以及理论流派背后的文化背景及其核心价值。文革之前我国心理学的发展仅仅是照搬西方的,而1958年之后对心理学又是一种全盘否定的态度。中华文明几千年的灿烂文化当中蕴藏着丰富的心理学思想,为心理学在中国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心理学从西方引入到中国也就仅仅百年的时间,却见证了中国心理学发展的起起落落。要做到将心理学中国化,这个任务任重道远,这需要一辈辈的心理学工作者不懈的努力。而我亦愿意为此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对不起。你是一个学生参与讨论.

取回密码

请提交您的帐户的电子邮件地址.
我们将密码发送到该电子邮件地址.
电子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