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事件PAU师生访谈录1 - 谈谈自我成长 - Part 1
PAU师生访谈录1 - 谈谈自我成长 - Part 1

PAU师生访谈录1 - 谈谈自我成长 - Part 1


童慧琦 M.D.,Ph D.

帕拉阿图大学咨询硕士学位课程-中国主任(驻美国帕拉阿图)     

加州健康研究院

联合创始人及心理学院院长  

童博士同时也是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院的临床助理教授,是极少数在中国完成精神科训练,在美国接受临床心理学训练的华人。童博士在美国生活学习20余年,对于中美心理咨询行业的差异有独到的见解和解决方案。童博士也是富有经验的正念导师,牛津正念中心的访问学者,致力于在全球华人社区中介绍和发展正念为基的方法,以提升健康、和平及慈悲。

 

 


袁嘉珩

贵州大学新闻专业本科,武汉大学汉语国际教育硕士,2014年9月加入美国PAU大学咨询硕士项目。一路以来所选的专业跨度虽大,但均是需要与人打交道的专业,也许此生注定要做与人有关的工作。目前为体制中人,正努力向成为专职心理咨询师的目标迈进。


 

嘉珩:

童老师,你好!我在邮件里面提到过,因为你本身有海外求学的经历,经历过这个适应的过程,也因为你经常回到国内,了解中国咨询行业发展的现状,同时你也很了解美国的教育培训体系,所以我非常想和你聊一聊“self-growth”这个话题,想向你请教一下。

Dr. 慧琦:

很荣幸能够有机会跟你谈这个话题!实际上,这也是一个帮我梳理自己的机会。你有什么问题,可以一个一个地问。

 

嘉珩:

想聊“self-growth”这个话题,是因为我有一些困惑。第一个困惑是关于self-care。去年有了孩子以后,我的很多时间都用来陪伴孩子了,同时,我有一个全职工作和一个周末兼职做咨询师的工作,再加上在PAU的学习和个人督导。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一年多以后,我感到stressed out。

Dr. 慧琦:

你的全职工作是什么呢?

嘉珩:

我是公务员。

Dr. 慧琦:

要坐班制的,对吧?

嘉珩:

对,朝九晚五。

Dr. 慧琦:

朝九晚五,加上路上的时间。此外,周六上午要上课,周末还要见病人。孩子又还比较小,作为妈妈总是想多给孩子一些时间,跟他有quality time。你刚刚提到你stressed out,如果你不觉得stressed out,我反而会感到很奇怪,因为你不是一个super woman。

嘉珩:

我本来想强撑的,但是我的身体一直在给我发信号。

Dr. 慧琦

刚刚你在跟我说的时候我冒出来两个联想一个是在六七十年代西方女权主义开始风起云涌的阶段大家谈到过很多女性在职场与家庭之间的纠结特别是渴望做职业女性的那部分女性当时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话——“we can have it all, just not all at the same time”

我在想,如果你感觉到stressed out的话,实际上你的身心一直在给你发信号。你是怎么知道你stressed out的呢?

嘉珩:

我睡眠变得不太好,没有修复力,早上起来还是觉得很疲惫,这个疲惫又一直持续到晚上,然后日复一日循环往复。此外,我感到自己有些焦虑,很难focus。所以我对正念产生了兴趣,想参加你的课程,也请Jade发了一些音频给我,自己在家做练习。

Dr. 慧琦:

哦,那很好。你知道吗?我们(加州健康研究院)开发了一个正念的APP,里面有许多音频。

嘉珩:

嗯,我下载了,有在用。

Dr. 慧琦:

好,你可以自己先听听看。我现在不是很建议你去上课,因为上课本身是要留出来时间来的。如果去上课,那造成的结果可能是你本来就有许多事情要做,结果还要加一个事情做;你本身想做正念减压,结果又增加了上课的压力。这段时间,我建议你按照自己的节奏和时间来安排,比较灵活机动地听一些指导语,自己做练习。等将来你能留出单独的时间来,再专门去上一个视频或地面的课程。回到我们刚才的话题,你现在担当的角色又是妈妈,又是学生,又是工作人员,你的身体也在告诉你:“It’s too much”。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容易这样安排生活,因为我们的身体相对还可以,我们会向外扩张,把很多东西都拉到我们的生活中。但是如果长此以往,身体会吃不消的。最坏的一个结果就是直到生病,才做改变,才let go of something。所以,这是我想到的一个,就是在这个时代,我们作为女性,可以扮演各种各样的角色,但是我们需要一个时间先后的考量,每件事情都放在一起同时进行,我们的身体可能hold不住。

嘉珩:

是的,我感觉自己好像在玩杂技抛球,几个球同时在抛接,现在快接不住了。

Dr. 慧琦:

还好的是,一个warning sign出来了,你也觉察到了自己身心的情况。有了觉察以后,你可以给自己一个空间,去思考究竟发生了什么,去考虑接下来怎么给自己做一个明智的、智慧的选择。第二个我想到的事情是,我翻译了一本Jon Kabat-Zinn跟他的太太合著的《正念父母心》,这本书今年8月份出版了。书里面谈到年轻的父母面对的人生任务很相似——一方面,工作正在起步,在上升阶段,家庭也还处在资本积累的阶段,另一方面,孩子还很小。笔者从一个过来人的角度,让年轻的父母考量,在孩子生命的早期,在要工作赚更多的钱花及更多的时间跟孩子在一起之间,究竟哪个更重要。我觉得这点很睿智。

嘉珩:

这个问题从孩子出生以后我就在考虑了。

Dr. 慧琦:

因为你身边有父母和先生的支持,所以可能一开始的时候,你想不做任何改变,尝试看看是否可以。但是如果现在你觉得stressed out的话,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试着让自己少工作一些,把自己的生活状态调整一下。

嘉珩:

其实我也有跟2015级的PAU同学在聊,说特别想辞掉工作,但是我的工作比较特殊,我们没有交任何保险,如果辞职的话,我一点保障也没有,蛮挑战内心的安全感的。

Dr. 慧琦:

现在国内有没有这样的制度,就是先生工作的话,医疗保险可以经由先生单位买。

嘉珩:

不可以。加上我先生也是公务员,薪酬不是特别高,他在生活上支持我一下倒是没有问题,不过我们学习的投入还蛮高的。自己还得要挣学费,所以感觉非常struggle。

Dr. 慧琦:

实际上我们中国的学生比起美国的学生都更富有,因为中国的学生都有房子。

嘉珩:

是的,因为考虑到孩子将来读书的问题,我才又买了一套房子,所以经济压力比较大。

Dr. 慧琦:

嗯,我们会为孩子作长远的打算,但是也要考虑当下的身心需求是什么。

嘉珩:

刚刚你谈到中国学生比美国学生都富有,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但是我自己和我看到身边的一些人,都很需要房子来增加安全感。

Dr. 慧琦:

对像你们这样年轻的美国人来说,房子不是一件让他们特别焦虑的事情,他们可能租着房子也挺开心的。但是有我们文化方面的因素,中国全民都在买房子,我们好像也不能脱离这个大环境。但是反过来说,读书是一个最好的投资。

嘉珩:

对,读书是有一个长远的投资。其实我不太喜欢自己现在的职业,在寻求职业的转变,所以才决定念这个学位,希望以后可以做一名全职的心理咨询师。

Dr. 慧琦:

有没有想过心理学做到什么程度才足够安全,可以不做公务员了呢?

嘉珩:

这正是我想跟你探讨的第二个话题。我知道心理咨询师这个职业的前景是非常好的,我身边比较成熟的咨询师都能很好地养活自己。但是我要成长到什么程度才能做一个全职的咨询师呢?其实念了PAU以后,我的自信心增加了,但是我仍然面临着不自信的问题,这个问题让我感到有些害怕和迷惘。

Dr. 慧琦:

是不是这个不自信是对于未来的不确定有时候我们可能要觉得对一个事情很有把握才做一个决定你刚刚说自信心有了很大的提升但是是不是你需要这个自信心提升到100%Anything is so sure

嘉珩:

嗯,有一点这样的感觉。

对不起。你是一个学生参与讨论.

取回密码

请提交您的帐户的电子邮件地址.
我们将密码发送到该电子邮件地址.
电子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