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事件Love & Study* 系列四
Love & Study* 系列四

Love & Study* 系列四

 

 

 

刘蕾,热爱文学艺术的理工科学生,从事过文化和媒体工作。
PAU咨询硕士课程在读研究生。

 

 

 

 

写在前篇

 

  

 

 

加州读书时,造访欧文.亚龙教授家,在寻觅些什么呢?

 

 

 

 

 

认同,边界

 

攻读Palo Alto心理咨询研究生项目(以下简称PAU)之前,我犹豫了很久:跨专业读一所全英文教学的研究生,我的专业和语言能力可以胜任吗?所幸第一个学期里有一门课让我得以过度,这门课叫做《职业认同》。
认同,我理解是一个搞清“我是谁”的发展性问题。
在职业认同方面,我迟滞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本该在大学毕业前后选择的职业道路,却因为妥协于社会、家庭、环境的多重原因,兜兜转转多年,才终于开始做真正想做的事情。
在此后的课程中,又不停的接触到很多次“认同”。认同职业角色、家庭角色、社会角色,还有,最重要的,抛开这些“面具”,认同自我。每遇到一次“认同”,都是一次澄清。
同时澄清的,还有关系。以人际关系为主,又以亲密关系为核,顺带理理与事物的关系。在关系中,边界很重要。我与“你”的边界在哪里?是否切换顺畅如黑夜白昼。似乎与PAU同学的关系本身,就是一种实践,不疏不密,需要帮助时喊一声,即可得到恰到好处的关心,帮忙已毕,各自退回原本生活,逍遥自在。

 

彼时,此时

 

PAU每周上课是北京时间星期六早上7:30(冬令时晚一小时),用ZOOM视频会议,学生和教授可以看到1寸照片样式的取景。有时状态好了,起个早,洗漱已毕,选一件领子最显眼的上衣,用睡裤搭配,投入上课;有时起床真的好困难,来不及更衣,在睡衣外裹个披肩就可以开始上课;连续三个小时的课程,如果饿了,把镜头调高一点,只露出眼睛,嘴里还可以填个鸡蛋。
这学期修了《危机与创伤》课程,按教授要求,连续十周,以小组形式练习初始访谈的危机评估。我所在的练习小组有三个成员,一个存在于加州的太平洋时间,一个存在于夏威夷的火鲁奴奴时间,而我,存在于杭州的北京时间。不知是不是因为三个时区的共存很难得,我们在这段时间中的相处质量非常的高,在轮转练习之余,夏威夷的同学会捧着电脑带我们浏览她的后(xiao)花(cong)园(lin),长着香蕉和芒果;我则八卦刚看了《鲨滩》,请她冲浪时要小心;还有一次她接到朋友的电话,他把自己埋到沙里出不来,请她去救命!

 

是我?不是我?

 

PAU三年课程里,有一门《临床访谈》课程是面授的,可以选择到上海精神卫生中心上,也可以选择到PAU加州总部上。虽然那个学期课程多作业多,虽然背负着大量未完成的作业,虽然需要一个人带着三岁的女儿,而且没有上课期间对女儿的照顾计划,但我就这样登上了飞往加州的飞机,参加了为期一周的临床访谈课程。

 

 

 

 

 

旧金山海边一景

 

 

 

 

 

记得在旧金山国际机场取了租好的车,我和女儿本来是住在Sunnyvale,我却抵挡不住午后加州阳光的召唤,背道而驰开到了旧金山的海边。路况、车况都陌生,谷歌地图也相当的不给力(在加州期间,我经常会错过出口),在高速路上我却开很慢,脑中浮现出《六人行》里面,Ross因为高速公路超低速行驶被交警拦下的片段。好在加州下午三点半就开始遇到大堵车,我勉强跟了上车队行进的速度。 到晚上从海边开回Sunnyvale时,我已经可以不断的超车了。
这是我吗?有些特质,应该是一直属于我的,但因为在惯常的生活中,不会表现出来,在异乡的特殊境遇下,就会激发出来,而这些特质,原本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也是一种心理空间的拓宽。

 

想象?象征?

 

在倒时差的睡眠后,收到童慧琦老师的邀约:斯坦福有津巴多的讲座,要不要一同前往?
“斯坦福”,“津巴多”,对于那些听过太多次的词汇,是不是就会失去真实感?
跟童老师汇合在她“每次去还是会迷路”的斯坦福大学,沿着热烈的阳光和雄伟的建筑,我们找到了津巴多演讲和接受采访的报告厅。
听着津巴多说起他在五十年代实施的“斯坦福实验”,那个实验名震一时,留下的伦理和人性余震至今尚在;想起看同名改编电影《斯坦福实验》里,描绘他与当时的女朋友(现在的妻子)争执的片段,她坚定的要把这个实验叫停;又想起家中书房里的《津巴多普通心理学》,在刚入行时翻阅的乐趣……多重影像叠加,制造出不真实感。

 

 

 

 

斯坦福大学一景

 

 

 

 

 

 

 

 

 

津巴多在斯坦福大学法学院讲堂的演讲 

 

 

 

 

 

 

 

津巴多在斯坦福大学教室中的工作坊

 

 

 

 

 

 

 

和童慧琦老师、女儿可可在津巴多工作坊

 

 

下午,童老师邀我继续参加津巴多在斯坦福教室里的工作坊,这使我真实有了做学生的感觉。
在这个下午,和之后一周的临床课程,童老师为了让我安心学习,会提出代我到旧金山国际机场接另一位中国同学Jade,开车单程大约需要两个小时;也会拿出大块时间帮我照顾女儿,为了使一个三岁的小朋友连续两三个小时保持安静,童老师使出杀手锏——美图秀秀,同时使小女第一次展示出PS才华。

 

上课!上课!

 

临床访谈课程的教授是Karen Roller博士,四十一个学生,来自不同文化、不同肤色和种族。教室的长条桌椅每天由Karen亲自布置(她谢绝了我提出的帮忙,说这是她的分内之事),每天的格局都有不同。
第一天是围成一个整体的长方形。开课时,Karen首先站在圈外,引导我们进行了一场正念冥想放松,声音似呼麦、似钟声,似从很远处传来,又回响到很远的地方;冥想完毕,正式讲课了,她是从圈外爬进圈内的!一个拥有一连串头衔的教授,一位中年知性美女,第一次和她的同学们见面,竟然可以跪在地上爬着穿过课桌!然而,没有丝毫的笨拙,或别扭,对她,那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情。只这一个举动,便俘获了我的心。因为自尊够足,所以低的下去。
 

 

 

 

 

有孩子和小狗的欢乐课堂

 


 

 

 

在授课时,她的声音又变得干脆坚定,跟引导正念冥想时迥然。
课堂上的Karen是专业的,而休息时间里,Karen是关爱和敞开的,跟每位学生都做了直接交流,尤其是极好的诠释了边界感,近而不腻。
第一次向Karen提交临床访谈作业时,心里特别忐忑,因为这个学期的作业都是导向最后的临床初始访谈录像的,每个微表情都会显示在大屏幕上,公布到美国咨询师数据库网站上。但由于Karen每次的反馈都是饱满的支持,放大我们的每一处优点,有些优点她不说我可能永远也意识不到,到后来每次交作业,都会期待收到她的反馈。

别处,此处

二十天在美国的生活和学习结束,再回到原本熟悉的生活,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1968年,兰波写下“生活在别处”;七年后,米兰.昆德拉把这句话传遍全世界。
学习和练习正念,使我们与自己的与此刻身体和感觉进行链接;佛教的当下;存在主义的“此时此刻”……爱读文学作品,看电影,或者旅行,都是在探索着不同的生活的可能性。
我们生活在自己的生活中,但有时并非生活在一般意义上的生活中,或者说我们在超越自己的生活之外寻找着意义,用想象,用隐喻,用象征。但最终,我们也许可以回到自己的生活,那时,单纯,却不单一,此刻也是无限。

 

生活在别处,生活也在此处。

对不起。你是一个学生参与讨论.

取回密码

请提交您的帐户的电子邮件地址.
我们将密码发送到该电子邮件地址.
电子邮件: